绝望的滋味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和你们侦察科科长那恶毒的老家伙居然关系很好?”

    宋圆圆说道:“是很好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家伙,是什么人你不会不知道吧?恶毒,阴险,狡诈。”

    宋圆圆说道:“我知道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你知道,你还跟她那么好关系?为她做事?”

    宋圆圆说道:“我在她手下做事,不和她关系好,我就在这里做不下去了。我当然知道她什么人,我也没办法呀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为了干活才屈从她是吧。”

    宋圆圆点头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那有没有和她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。”

    宋圆圆摇头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嗯相信你是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就在聊着的时候,外面男的推一下外面的门说道:“干什么呢!送饭的!”

    宋圆圆对我说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宋圆圆站起来,走了过去,看了看那个男的,说道:“送饭呀。”

    那男的看了看宋圆圆,觉得宋圆圆挺漂亮的,就调侃道:“哟,小美女,这里有几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宋圆圆哦了一声,然后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在后面继续调侃着宋圆圆。

    我对外面的那个男的说道:“大哥,问你一个事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他恶狠狠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干什么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那么凶干嘛,你和我有仇吗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你他妈的让人埋伏打了我们,没有仇吗!”

    哦对,上次我让强子我们的人埋伏,然后在和柳智慧逃出来后,干了他们一场。

    这帮人向来牛叉,身手了得,肯定一向是只有欺负人的份,而和我们那一仗,估计没想到被我们打了个落花流水,所以,他们心里有怨恨,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我说道:“哦,是的。那我可以要你一根烟抽吗?”

    他掏出烟盒,拿了一支烟,然后放在我面前晃,我伸手过去要接,他自己塞进了他嘴里,说道:“抽烟?想得美!”

    说着自己点上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,无奈了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如果不是领导发话,我们早就恨不得打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谢你们领导。”

    我回到了床边,躺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愤愤的关门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那们旁边,的确有一个罩子罩着的墙壁那里,如果从这个门出去得了,然后从那里爬出去,到了侧面的楼梯口,从楼梯下去,到了楼下,应该可以逃跑得了的。

    现在面临很危险的境地,贺兰婷如果不救我的话,我就真的要跑路才行了。

    想想自己经历了那么多险恶的事情,也没得走到大富大贵的地步,真是命运多舛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就睡了次日的一早。

    听着监狱里那些起床的号声,还有广播声音,我爬起来,晕乎乎的,看着四周,感觉自己像是来坐牢了一样。

    不知道又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这时间真的是难捱,因为这里什么也没有,没有书本,没有东西让我玩,没人和我谈话,甚至,他们都忘了我吗?

    都不给我送饭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贺兰婷到底怎么想的,是不是帮不到我了,那我能怎样?

    我即使想出卖柳智慧,那也出卖不了,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她在哪儿。

    我对外面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外面开了门,那男的问我道:“干什么干什么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饿啊,麻烦让他们早点送饭来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你嚷嚷什么,我们也没吃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这都快中午了吧,怎么没送饭来呢。”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!”

    说完,砰的一声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我一个人又是站在了小房子之中。

    比对未来恐惧更难受的东西,是饥饿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,干嘛呢?

    昨晚吃饭到了现在,也过了十二个小时了吧,让我怎么撑下去呢。

    我焦灼了,走来走去,可是走来走去,更是觉得饿,这样子更浪费力气。

    我躺回去在床上,静,静的让人感到绝望,感觉自己已经被世界给遗忘了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真的让世界给遗忘了吗?

    一个声音从心里对我说道:“别太看起自己了,世界从来就没记得过你。”

    吗的,这帮人都干嘛去了?不给我送饭呢。

    感觉太无助。

    这四周的阴森的墙壁,看到的,只有绝望。

    我深刻体会到了那些女囚被关进去禁闭室之后,用指甲划着墙壁吱吱作响的那种难受的感受,我现在也想用指甲来到处抓墙壁。

    妈的,小凌呢?文姐呢?贺兰婷呢?徐男呢?兰芬兰芳她们呢?沈月呢?朱丽花呢?谢丹阳呢宋圆圆呢,靠!

    都去哪儿了。

    她们一个一个的浮现出来我面前,我看到的是徐男忙着干活,小凌和文姐在看门,兰芬兰芳在巡逻,沈月在开会,朱丽花在接电话,谢丹阳在逛街,宋圆圆跟侦察科科长办事,贺兰婷在应酬,一大桌子的山珍海味。

    我想我饿到出现了幻觉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我真希望小凌和文姐带人直接闯进这里来救我出去,我先去食堂吃个够!

    还想到了黑明珠薛明媚她们,但是,一想到她们,就先想到她们在应酬,在吃饭,在吃山珍海味,我就不停咽口水。

    坐了起来,拿那瓶水喝了两口。

    没事没事,人嘛,能饿好久呢,只要有水,就不会轻易挂掉。

    接着,为了保存体力,不能越动越饿,我又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躺了多久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又特么的饿醒了。

    醒来了之后,呆呆的看着地上,饿得两眼发昏,目光呆滞。

    水已经喝完了。

    下一步该怎么做?

    我要招了吗?

    那老家伙多半就是要把我给饿着,把我折磨得让我自己投降了才行。

    可是我怎么投降?投降了,招了,告诉他,柳智慧在哪?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在哪。

    现在先不管了,先搞到一口饭吃再说。

    外面天已经渐渐暗下去,这是饿了我快整整一天了啊!

    难怪让我那么难受。

    我站起来,摇摇晃晃的,我要先骗到一口饭吃才行。

    外面突然嚷嚷声大了起来,这是幻听吗?是幻觉吗。

    我仔细聆听,的确,外面有人在吵闹。

    听这个阵仗,外面不少人呢。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是在楼下。

    我听着。

    我用力爬上了床上去,然后跳上去抓住小窗口,用力把自己身子拉上去,通过小窗口看向楼下。

    楼下,几百名狱警聚在下面。

    带头的,朱丽花,徐男,文姐,小凌,沈月,全都在下面。

    她们是来救我的吗?

    防暴队的,新旧监区的好多人。

    她们在闹着什么。

    我听不清楚,总之,人很多。

    肯定和我有关。

    她们在闹着。

    我撑了没一会儿,就下来了,因为饿,全身发软。

    下来后,等了一会儿后,没声音了。

    怎么了,不闹了吗?

    都退了?

    靠,我还饿着呢,怎么就能走了呢。

    我马上又爬去看。

    看见的是她们还都在下面,不过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听到开门声音,我急忙下来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朱丽花。

    又是朱丽花!

    爱死朱丽花了!

    每每我在监狱里遭受各种苦难危险的时候,朱丽花几乎都是第一个挺身而出的。

    她手中提着餐盒,走了进来,然后,递进来了给我。

    我颤抖着手,看着她。

    朱丽花轻轻说道:“吃饭。”

    我感动的几乎要哭出来,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然后接过来,坐下来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朱丽花站在外面,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吃了几口后,肚子里没那么难受了,空荡荡的感觉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怎么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朱丽花说道:“她们来给你送饭,外面的人不给进来,就闹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们闹了,是么。”

    朱丽花说道:“组织了几百人,硬是要他们开门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朱丽花说道:“我们都知道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问道:“知道什么。”

    朱丽花说道:“得罪人,被人害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办法,人家权利很大,我,我们玩不过人家。”

    朱丽花说道:“别怕,我们也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想到刚才所感受到的绝望,完全消失了。

    现在有的是全身的干劲,是啊,我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,那么多人帮我,他们这帮人如果想要整死我,不会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对了,是谁送饭来给我,然后送不进来,就找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朱丽花轻轻说道:“宋圆圆见监狱长她们故意要饿着你,就找了小凌,小凌她们说来送饭,被人堵着了不给送进来,就找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然后你们组织起来,来这里要干架了。”

    朱丽花说道:“他们没有能饿着你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对,哪怕我是一个犯人,嫌疑犯,都不能饿着我。”

    朱丽花说道:“你现在还不是个嫌疑犯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他们搞的那些部门,已经成立调查组,我当然要成嫌疑犯了。”

    朱丽花说道:“还没有。我们查了问了,他们还没有成立调查组。”

    这帮人,没有成立调查组,就要把我拘禁起来,然后饿着我,折磨我,让我供出柳智慧的地址来,真是有一套。